首页 黄金 > 正文

央行公布2020年前三季度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

日前,央行公布了2020年前三季度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前三季度央行统计的31个地区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总计26.71万亿元,而今年上半年的增量合计为19.79万亿元,也就是说,第三季度31个地区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为6.92万亿元。

前三季度,广东、江苏、浙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位列前三,延续了今年上半年统计数据的前三强的排位,分别为3.44万亿元、2.97万亿元、2.74万亿元,合计超9万亿元,占31个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总和的34.22%。而宁夏、西藏、青海则名列末三位,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分别为0.067万亿元、0.0539万亿元、0.0449亿元,合计约0.1658万亿元。

从细分项来看,就人民币贷款而言,增量位列前五的分别为广东、浙江、江苏、山东、四川。其中,仅广东超过2万亿元为2.24万亿元,其余地区依次分别为1.84万亿元、1.82万亿元、1.03亿元、0.69万亿元。排在末五位的分别为内蒙古、海南、宁夏、西藏、青海,分别为0.0829万亿元、0.0635万亿元、0.0486万亿元、0.0271万亿元、0.0044万亿元。

针对前三季度地区社融数据,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主要呈现出三个特点。一是,各省市新增社融规模与其经济体量高度相关。例如,前三季度广东、江苏、浙江分列新增社融规模前三位,而前三季度这三个省的GDP规模分列全国第一、第二和第四位。二是,各省市新增社融规模与其产业结构相关性较强,即通常第三产业发达的地区,新增社融规模也会相对较高。例如,山东和浙江的GDP规模分别居全国第三、四位,但浙江第三产业占比高于山东,这是前三季度浙江新增社融规模比山东多的重要原因。三是,今年以来社融集中度有所上升。

联储资管投研部总经理袁东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总体看,各地社融规模与地区经济实力大致一致,区域差异较为明显。中西部地区社融更依赖于银行贷款,而东部地区社融中的直接融资占比较高。此外,表外融资重要性降低,严监管效果明显。

“从前三季度地区社融数据来看,各省市新增社融规模变化与其GDP增速波动之间的相关性并不十分明显。”王青表示,地区社融规模可以较为准确地反映金融体系对特定地区的资金支持情况,通常与地区经济增长、投资和消费之间存在较强的正相关关系。但今年疫情对宏观经济运行造成严重扰动,加之GDP增速变化往往要滞后新增社融规模变化两个季度左右,因此两者之间的相关性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充分体现出来。

王青预计,全国累计社融增速还有望进一步提高,年末这一指标有可能达到13.9%左右,高于9月末的13.5%;全年新增社融规模将达到35万亿左右,显著高于上年的25.5万亿元。受此影响,整体上四季度各省市新增社融规模仍有望保持较快增长势头,而且社融增速与地区经济增长之间的正相关性会逐步有所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