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金 > 正文

国内市场迎来球星卡买卖新机 当心市场泡沫

如果你有1230万元,会选择买一栋房子,还是一张6.3cm×8.85cm有可能升值的小卡片?

在球星卡迷眼里,后者的诱惑力完全不输前者,并且还将这个小众市场撑到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成交量。

前不久,一张“字母哥”阿特托昆博的球星卡拍出181.2万美元的天价,仅仅用了42天时间就打破了由勒布朗·詹姆斯球星卡所保持的180万美元的纪录。而在今年年初,一张飞人乔丹和詹姆斯同框的稀有球星卡拍出90万美元,美国市场就已经让外界为之振奋。

在国内,也有一批这样的狂热玩家。老法师算是国内最早的玩家之一。1998年左右,他在上海商场的专柜第一次入手了球星卡。在进入卡圈七八年之后,他找到球星卡的推广商,在上海开了一家实体卡店。2013年前后,老法师关闭了卡店,卖出一张价值十万的卡后便“出圈”。2017年后,又重新开始了收集。

他告诉小财女,身边坚持玩了二十多年的朋友还有很多。“主要是从中能得到乐趣,还能交朋友,费钱就费钱啰,当然也不是说我们这些人的消费能力有多好”。

而也已经收藏了六七年时间球星卡的小周觉得,想要摸清楚这个圈子有一定门槛,从“玩”的角度很多新手得要“交学费”,“大家都知道椰子和AJ,但是哪张球星卡值钱,一两句话可能解释不清楚”。尤其近年来,国内市场不断涌入新玩家,球星卡市场的泡沫与灰色地带也逐渐显露。

eBay“老卡”十年回报率超300%,“废卡”也能有春天

球星卡最早作为香烟的赠送品出现在美国80年代,后来,由于引起的反响不错,才独立出来售卖。直到90年代中期,才出现在国内市场。

当时,球星卡已经是以一包售卖,拆卡和换卡是卡迷最常做的两件事。

同样是收藏体育衍生品,球衣、球鞋总免不了纯情怀玩家,只买难卖,球星卡则略有不同。球星卡,英文译作Trading Cards,早就被赋予了一层交易的含义。在小周看来,“这个圈子里面不管你是情怀玩家也好,还是投资变现的玩家也好,你都会去接受这个(交易)方式。”

卡片流通起来,加上在体育生意催熟下,球星卡很快便有了普卡、限量卡、球衣卡、新秀卡、特效卡等三六九等之分。

一般而言,球星卡的价值与卡面上球星的赛绩、商业表现成正比,比如此前被拍出天价的球星卡,又或者在球星卡交易网站热度排名前列的球星卡上的球员,无外乎乔丹、科比、詹姆斯、库里等等。并且,物以稀为贵,球星卡的价值自然与系列的数量成反比,甚至连限量卡上所标的数字越小都越值钱。

球员的赛绩以及商业价值一次次被印证,球星卡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截止今年9月,美国最大的交易卡投资、评价服务商PWCC官网显示,根据全球最知名的球星卡交易网站eBay提供的数据,在2008年1月到2018年十年时间内,PWCC通过追踪市面上100张球星卡样本发现这100张球星卡的回报率在313%左右,而同期的标普指数仅为135%。

值得注意的是,这100张卡多为15-20年前发行,且只在eBay流通,其价值变动可以作为管窥球星卡行业的一隅,与近十年国内外球星卡行业以及其他渠道流通的球星卡价值趋势仍有所区别。

更直观地来看,以詹姆斯为例,现在一些詹姆斯的普卡可能也价值上百元。但在小周印象中,“放到两三年前或者是更早一些时间,这个东西我们拆到了,可能直接扔到垃圾桶里的。”

“哑火”国内市场迎来新机

时间线拉长到二十年,球星卡收藏从过去由一个小圈子到逐渐发展成一个市场。玩家如流水进进出出,却永远不缺新玩家。

已经对外称自己不再碰球星卡的唐哲说,把收藏的卡卖了一些赚了一点就不玩了,花钱太多了。不过,他仍坚持“这东西会越来越受到关注”。

去年,一股“炒鞋热”将大众的注意力又聚集到体育衍生品生意。对于球星卡多年玩家来说,“炒鞋”热确实带来了市场的讨论度高涨,但无论是球鞋、球衣还是球星卡,收藏者本来都是流通的,很难去摸清楚球星卡新玩家是否来自于其他收藏品。

​“其实目前球星卡价格的涨跌,交易量的时高时低,在过去几十年一直存在。”球星卡资深玩家、北京秀时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徐显秀认为,只是近几年随着国内行业规模不断扩大,影响覆盖面扩大,流入的资本增多,才会显得这个东西仿佛突然产生了投资价值,但其实只是大家看到了过去几十年每天都在发生的事而已。

毋庸置疑,国内这些年一直在相继建立一些新的球星卡交易平台,甚至已经出现了像卡淘这样的头部交易网站。总的来看,基本上,国内早期的交易平台都沿袭了美国的网站模式,徐显秀创办的交易网站就是2016年涌入的一股新流。

显然,眼下,国内卡迷已经更习惯使用移动应用。于是,去年以来,微信小程序和APP就涌现了一批球星卡交易平台。也有玩家开始将目光投向B站、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分享拆卡视频撬动关注。

除了国内玩家的不断加码,拿到NBA独家版权的全球最大球星卡公司——帕尼尼也在今年正式上线官方天猫旗舰店,进驻中国电商领域。

当心市场泡沫

时下,在潮玩市场火爆的“盲盒”,球星卡玩家不一定都接触过,但这种带有“赌”性质的玩法在他们眼里称不上新奇。

小周就曾花五六千元买过一盒卡,很幸运的是从中拆出了一张“稀有卡”,最后以8000元高价卖出。像这样豪掷千金只要拆出一张有价值的卡就能“翻盘”,很容易动摇了一部分本来只打算收藏的玩家。

这种“赌”的心理在新秀卡上更是被无限放大。当卡片上的球员身价越来越高,卡片的收藏价值和交易价值就会随之上升,自然吸引卡迷在一些球员早期就进行押注。一般来说,新秀卡只在球员进入NBA早期发售,时间在催促卡迷“买定离手”。这也是2019年NBA选秀状元锡安·威廉姆斯甚至还没正式打一场比赛,但他在大学打球时的球星卡就能卖出天价的原因。

尽管市场上会有专业的评级维度,但一些玩家面对新秀卡难免抱有投机的心理。

尤其在位居球星卡商业链条上游的NBA,本身就作为一个商业联盟,势必要去打造下一个科比、詹姆斯去稳住话题与流量。在营销的推波助澜下,玩家的数量逐渐成了影响评级的外加维度。也就是说,卡面上的球员未必有出色的赛绩,卡片本身也不具备稀缺性,但如果有足够的玩家,球星卡的价格也能被哄抬上去。一旦玩家散去,卡片的价值也就陨落,这时,还在跟随所谓的市场热度投资的玩家很容易迷失,沦为“炮灰”。

目前,国内尚未形成成熟的灰色运作流程。不过,据小周透露,因为之前在社交平台发表过有关球星卡估值的观点,就曾有人联系到他,希望小周帮忙估值,并表示有团队将配合小周买卖球星卡,最终双方将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分成。

与此同时,国内交易平台鱼龙混杂也成藏匿灰色的一大症结。在徐显秀看来,“国内的交易平台已经足够多了,能存活超过2年,就基本证明了这个平台有存在的意义。但国内球星卡交易的痛点一直在于交易风险和交易便捷程度,绝大多数想要进入这个领域的资本没能抓住用户最根本的需求痛点,这也是这几年国内不断有球星卡交易平台成立又倒下的原因,用户需要的是新的交易模式,而不是新的交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