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金 > 正文

微博大V熊小默向Jeep中国讨薪引连锁反应

各位吃瓜群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债主101》。

本节目由Jeep中国独家冠名,知名微博大V熊小默担任发起人,云集了全网多领域KOL,他们相信只要自己坚持不懈,自己的钱多远都可以追回。

知名车企欠薪,KOL发起《债主101》

10月16日,微博大V熊小默在微博向Jeep中国“开炮”。

据熊小默博文,2019年初,汽车品牌Jeep中国站委托它下属的签约内容供应商激创广告向他咨询一个紧急的项目。但由于自己工作安排问题,只能担任项目临时召集人,他代表另外4名创作者和激创广告签订了一份合同。因为上线日期紧迫,客户表示只能先给一点预付款,事后三个月再付尾款,但却拖欠16个月之久。

熊小默发声后,在KOL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诸多领域的KOL都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人物》杂志及旗下《每日人物》同样也作为与Jeep合作被欠款的受损害方发声,称多次致函Jeep联络付款事宜均无果希望Jeep中国尽快付清自2018年11月迄今的欠款。

音乐人马海平也加入了“讨薪队伍”。

马海平告诉蓝鲸记者,自己与Jeep的合作是2019年Jeep黄山试驾social作曲合作,“总标的8万,包括一场演出和一首广告歌制作,预付给了四万,合同19年10月到期,至今四万尾款未果,”马海平称与自己经纪公司签订合约的是上海激创广告有限公司,虽然这个活动付款周期偏长,但他认为白纸黑字对方这么大公司肯定不会赖账,万万没想到这种事儿居然被自己碰上了。

与马海平同一场活动的博主小陈不仅没有拿到尾款,连预付款也从未收到。

小陈告诉蓝鲸记者2019年4月Jeep在黄山举办的指南者新车发布活动邀请了覆盖多个行业的几十名KOL,谈合同的时候就不那么顺利,“当时激创找的我,期间谈来谈去,最后合同上签的是一年账期,这也是我们从业以来遇到最长的账期。照理应当在19年4月到20年4月之间支付薪劳,且活动前就应当支付预付款50%。然而激创一直拖延支付预付款,最后商定半年支付预付,一年支付尾款。事实上最后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来回高铁和机票也是我们自己垫付的。”

小陈称,签了公司的创作者尚有公司垫付,但自己和其他几位因通过活动认识的个人KOL,普遍追薪困难。

Jeep究竟欠了大家多少钱呢,熊小默称,一个前员工透露,“王健林伸出两根指头。”

Jeep甩锅、激创失联,KOL讨薪之路多艰难

熊小默这条维权微博被转了近8万次,其中不乏微博大V,但Jeep中国站也非常沉得住气,五天之后才做出回应。

10月20日,Jeep中国站官方微博发布公告,已对内容供应商“上海激创广告有限公司”付款,对于激创拖欠的KOL费用,我司已委托新供应商处理,将于10月底前联系涉及的KOL,澄清了解薪劳问题争议,并将按照相关合同或者协议尽快推进全额支付(不包括我司已支付“激创”的项目)。

如果不看括号里的内容,这则公告很有可能被解读为:Jeep已委托新的供应商推进全额支付。

但事实上,这个公告基本没解决任何问题。第四条称,尽快推进全额支付,但不包括已支付激创的项目。回头看第一条,“我司一贯按照合同规定,履行对前供应商上海激创广告有限公司的付款义务,不存在任何逾期付款的情形”,那不相当于“是我的问题我肯定帮你解决,但目前这是他的问题”。

对于该声明,被欠薪的KOL们并不满意。熊小默在微博称,Jeep的声明做了不如不做,“依然是:一立自己形象,二甩锅给供应商,三后续会想办法的传统三段式。”同时他表示,“看 Jeep 声明就知道八成是要不回来钱了,无一人愿意出来担责任,坐视陷入公关危机而不为所动。自己公司的事都不想掺合,更不会管我们这些创作者了。”

音乐人马海平告诉蓝鲸记者,截至目前依然没有任何Jeep方面的工作人员与他取得联系,“看这个毫无诚意的公告,欠款追缴成功的概率依然是0,那么庞杂的支付工作,如果他们愿意解决过去十六个月去哪了,而且这个公告完全没说什么时候付钱,没有任何实质信息,毫无诚信可言,骗子而已。”

被拖欠一年多的小陈觉得追债比登天还难,“激创跟我对接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一开始说Jeep没给他们钱,后来说个期限,但期限到了也没动静,基本上没有任何实质进展,后来熊小默发声了,才让我们知道这事儿有这么大。”事件发酵的结果就是终于有Jeep的人和他取得了联系,“说是让一家新的第三方来对接,给的期限是11月月底之前,还保证说Jeep会兜底。”

蓝鲸记者曾试图联系上海激创广告有限公司未果,据熊小默微博,激创疑似已经倒闭,且与该事件密切相关。

天眼查显示,激创广告全称上海激创广告有限公司,2006年成立,法定代表人为万秀青,其同时任“上海激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高管。激创广告自称“整合营销及广告服务商,客户群体覆盖汽车、金融、美妆、家电、快消等领域,在汽车行业拥有较强的综合服务优势。”

激创广告今年先后被上海市普陀区法院、杨浦区法院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达326万余元。最新一则法院公告显示,激创广告及其法定代表人刚被列为“老赖”。9月21日,上海市二中院判决显示,该公司单位及法定代表人万秀青被列为失信执行人,被限制进行高消费。

谁来保护内容创作者?

不少内容创作者一旦有作品出圈后,就会进阶到“网红”。但这个看似光鲜的群体,在商业化过程中也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乙方,恰饭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某广告从业人员告诉蓝鲸记者,Jeep的情况很有可能是账期长,外加疫情期间没有现金流可支付和复工后期公关公司不好好沟通左拖右躲导致的,“你把时间线倒回10个月,春节的时候这个账期是合理的,然后上半年疫情很多营销活动暂停,这里有个信息是很多车企对口的公关公司主要现金流来源是线下地推活动,比如试驾、车展这种,加上车企自身销量归零。钱没流动起来,倒霉的就是产业链末端的创作者。”

刨去疫情这个因素,对内容创作者来说,被欠薪并不罕见。

六神磊磊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自己和甲方的大多数合作都比较愉快,但也有一次例外,差点需要讨薪,“1月份的文章,今天才说要付,居然问我这儿的小妹妹:’惊喜不小惊喜?意外不意外?’我们的人之前去电,听说态度还不耐烦。我是不知道这个事。我要是知道,会让他们意外的”。

某广告从业人员告诉蓝鲸记者,在行业一贯的运行程序下,内容创作者具有先天劣势,“一般品牌主有一个大型的项目,都会外包给公关公司或者广告公司,再由广告公司进一步细分外包给,微博、微信、抖音等各类创作者。在这个甲、乙、丙方的链条上,一般情况,甲方需要预付费给乙方,乙方这笔款项之后,一般是不够覆盖成本的,所以需要垫款。乙方一般会根据和甲方签定的合同回款周期来和丙方沟通付款周期,这个战线就会拉的很长,如果遇到垫付能力好的乙方可能会愿意/能够提前支付账款给你,如果遇到垫款能力一般的就会影响最后收到钱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创作者如果很有名气,那么乙方为了搞定他,肯定还是要拿出足够诚意甚至要跟随创作者步调来的。但如果是挣扎求生、单兵作战的新人,那基本就是弱势群体了。”

小陈和音乐人马海平都很感谢熊小默在这件事上发声,“这种事动静不大没什么效果,创作者们都很善良,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个份上,大家也不会撕破脸皮……”小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