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金 > 正文

上交所黄金期货合约2019年成交量再创新高,达9.24万吨

据FT二周前报道,中国央行最近申请了80多项涉及数字货币系统集成到现有银行基础设施中专利,为将来推出人民币数字货币铺平了道路,并进一步采取措施,在数字支付方面,中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稍早前,据国内财经媒体援引的报道称,人民币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2020年在深圳、苏州等地落地和试验,与此同时,作为中国黄金市场核心的上海黄金交易所也正走在人民币取得国际黄金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的路上。

据上期所提供给我们的最新消息显示,人民币黄金期权已经在去年12月20日正式挂牌交易,并以人民币原油期货为抓手,目前,市场成交持仓规模正在稳步扩大,而黄金期权的推出将更进一步提高中国在国际黄金市场和人民币定价权的影响力。不仅于此,上交所黄金期货合约2019年全年累计成交量也再创历史新高,达9.24万吨,同比增长187%。

由于全球市场更大的不确定性,特别在新冠状病毒仍存在不确定的背景下,那些最聪明的资金正在迅速转向现金、白银、黄金等传统避险资产,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在2月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1月,全球黄金ETF及类似产品持仓上升61吨,净流入31亿美元,总持仓量达到了2,947吨的历史新高,2019年,全球黄金ETF持有量更是增加了401吨,同比大增426%,另外,全球央行在2019年的黄金净购买量更是再次增长650.3吨,与2018年持平,这两年更是创下了1971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而这背后最大的庄家就是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和波兰为引领的全球央行,且这种趋势仍在继续。根据俄罗斯央行在2月21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1日,该国的黄金总持有量为2276.8吨,达到该国外汇储备的20%,是本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我们注意到,这些国家与减持美债的国家出现了高度的相似性,而且从美债卖出的部分资金有相当数量流入了黄金等战略资产中,去美债化趋势十分明显。

从路透最新监测到的和美国财政部在2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一些往常的海外大型买家正在远离美国公债,据美财政部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虽然美国本土投资者对美债的需求在增长,但全球央行却已连续16个月大幅度净抛售美债。其中,中国所持美债也开始大幅度下降至两年以来最低,2019年12月持仓减少193亿美元至1.0699万亿美元,且为连续6个月大幅度减持,减持规模为18个月以来最大,从2018年6月至2019年12月间,中国共抛售了约1236亿美元的美债。对此,亿万富翁雷.达里奥分析,不排除中国接下去大幅度减持美债的可能性,同时,还包括德国、巴西、日本、卢森堡、加拿大等18个主要美债持有者均不同程度的减持。

按世界黄金协会的解释就是,2020年黄金将更具吸引力,按德银发布的2020年最新经济预测报告的解释就是,美债在2020年是否还能被全球央行大量购买,可能会成为今后的重大市场风险之一,对此,美国版《货币战争》一书的作者Jim Rickards进一步解释称,由黄金支持的数字货币的发展可能将成为削弱美元在全球金融和外汇交易SWIFT系统中的主导地位,且比大多数人预期得更快结束,而从目前的最新消息来看,这些举措只会增加。

比如,欧洲央行官员在上个月表示,由欧洲央行支持的绕开SWIFT的数字货币的可行性有望在未来几个月取得新进展。对此,伊朗颇具影响力智库报告称, 伊朗有必要与包括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和印度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启动不在SWIFT体系内的央行间的货币互换合作,与此同时,欧亚经济联盟也正在制定一个无美元支付体系的共同制度,最新进展是,欧盟高级代表表示,14个欧盟国家已加入INSTEX,旨在规避美国经济制裁,同时与伊朗进行贸易。

作为接下去的应对措施,伊朗石油行业也对此早有布局,新消息显示,伊首席银行家还表示,伊朗已找到创新方法来绕过美国对其出售石油的制裁,这个消息同样让市场感到意外,但该银行家拒绝透露细节,所以,BWC中文网国际财经团队还无法得知详细方案,但我们已经注意到,伊朗央行目前除了已经正式用人民币替代美元,列为主要外汇货币外,伊朗当局还在去年12月也提议创建一种以石油、黄金等战略资源为锚定物的加密货币,作为对抗美元经济主导地位的多种手段之一。

而从现在的市场数据来看,委内瑞拉和伊朗正在为自己的石油出口寻找另一条货币化出路,利用加密货币来绕过美国银行的制裁漏洞。走出经济困境,寻找的另一条出路,事实上,我们注意到,世界多国也正在掀起一场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加密数字货币的竞赛。

紧接着,俄罗斯也正在研究建立一个以黄金作为锚定物的数字货币金本位时代,而早在2019年6月,IMF也暗示拟根据特别提款权机制推出一个类似比特币的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旨在取代美元,最新进展是,日本财务省和金融厅也正在全球主导建立和研究一个用于加密数字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在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大宗商品交易领域实现去美元中心化,另外,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也在去年8月底敦促全球央行应联合起来创建多极化的储备货币系统,可以用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取代美元,以结束美元主导。另外,马来西亚、瑞典、土耳其、新加坡、阿联酋和沙特也已宣布计划创建加密货币。

而这背后,按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援引摩根大通最新报告中的解释就是,毫不奇怪,西方很少有主流金融专家愿意承认新兴市场国家拥有庞大的没有被公众所知的黄金储备,并且通过引入黄金支持的数字货币,它有能力削弱美元或绕开SWIFT,这可能是一项新的“珍珠港式”似的事件,那么,创造一种能让所有其它中央银行都可以支持的数字法定货币,这当然是一种解决方案,但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又有一个让市场意外的消息。

据Zerohedge在二周前的跟进报道中称,自从全球部分机构没有向IMF或WGC报告一些黄金开采商的收购数据以来,根据有关中国矿山的进口和产量的现有数据,中国可能已经获得了数千吨黄金,具体数据请参考下面研究机构估计1994年至2019年中国市场的黄金持有总量,就像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前黄金流向美国一样。同时,多国也正在掀起运回存在美国等海外黄金的潮流,WGC最新公布的数据正在反映这个观点。

对此,知名经济学家Jim Rickards 进一步表示,黄金应再次发挥其主导作用,这体现了美元资产已经降低了其吸引力,而这也是美元在各国央行外储中的储备份额持续下跌背后的核心逻辑之一。同时,越来越多的分析表示,近一年以来,随着人民币计价的政府债和政策性银行债被纳入到更多的国际指数和增加权重值,预期此将吸引约1.2万亿美元资金在未来五年流入中国达13万亿美元的债市,高盛进一步称,这其中有2500亿美元可能来自全球央行等具有国家背景的投资机构,因人民币与美元的利差进一步扩大,中国资产的吸引力进一步上升。(完)